• 師資和研究FACULTY

    返回首頁

    何帆:打通內循環離不開政府和市場的共同努力

    發布者:校友與發展聯絡辦公室    發布時間:2020-08-18

    導讀

    壹 || 出口超預期的背后是中國占全球出口份額在快速增加。部分原因是抗疫物資需求增加,目前只有中國有足夠的生產能力來滿足全球突然增加的需求。部分原因是疫情導致部分產業的全球供應鏈出現紊亂,有些新興經濟體的生產能力受影響,中國順勢獲得了相應的市場份額。

    貳 || 中國經濟轉型已經初見成效,全球最大規模的中產階級是中國經濟最堅實的基本盤,國內紅利從沒有像現在這么誘人,國際頭部企業無不希望分享到中國巨大的市場紅利。在此背景下,中央提出了“雙循環”的構想,“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

    叁 || 究竟哪種模式更為有效尚不得知,但在打通內循環的大方向上,政府和市場的力量都不可或缺。政府實際上并不需要真正為企業去做市場,而是把精力放在細節性改革,重點是改變過去為出口服務的種種監管和措施。

    新冠疫情的爆發給全球經濟和全球貿易帶來致命打擊,但對中國出口的影響卻沒有預期中那么大,2020年3-6月中國出口規?;九c去年持平,二季度凈出口對GDP的拉動作用是0.5%,大幅超過市場預期。出口超預期的背后是中國占全球出口份額在快速增加。部分原因是抗疫物資需求增加,目前只有中國有足夠的生產能力來滿足全球在這個方面突然增加的需求。部分原因是疫情導致部分產業的全球供應鏈出現紊亂,有些新興經濟體的生產能力受到影響,中國順勢獲得了相應的市場份額。

    這種趨勢顯然無法持續。當前,各國貿易保護主義愈演愈烈,美國對華政策越來越強硬,手段層出不窮,技術限制、市場準入壁壘等因素將持續困擾中國企業的全球經營。這些因素將限制中國繼續參與全球大循環,繼續深化全球生產的紅利所剩無幾。與此同時,中國經濟轉型已經初見成效,全球最大規模的中產階級是中國經濟最堅實的基本盤,國內紅利從沒有像現在這么誘人,國際頭部企業無不希望分享到中國巨大的市場紅利。在此背景下,中央提出了“雙循環”的構想,“以國內大循環為主體、國內國際雙循環相互促進”。

    “雙循環”一經提出就引起了國內學術界和政策界的熱烈討論。有一種常見的誤解,認為強調內循環實際上是對過去對外開放的糾偏,很容易走向閉關鎖國的道路。

    這首先是對閉關鎖國的誤解。閉關鎖國強調的不是對內,而是排外。這種情況下消費和生產是分割的,市場的力量無從發揮,自然談不上什么循環。最終的經濟結果是政府部分在既定資源約束下實行非市場化的強制性分配,既無公平也無效率。

    這還是對市場機制的不信任。在現代社會,一旦開放市場就很難再次回到封閉狀態。開放的時間越長,市場的力量發揮就越顯著,再次回到封閉的成本也就越高。在經歷了40年的改革開放之后,中國享受到了巨大改革紅利和全球化紅利,市場化程度雖然還有提升的空間,但要完全逆轉幾乎不可能。

    雙循環要解決兩個關鍵矛盾,這兩個矛盾是過去二十年里中國外向型經濟模式的副產物。其一,國內生產高度嵌入全球供應鏈的同時,卻在關鍵環節和領域缺乏足夠保障。未來在新的復雜外部環境下,生產效率與安全穩定的矛盾越來越突出,國內生產環節有很多短板要補。其二,中國崛起中產階級越來越需要品質更高的產品滿足對美好生活的需求,但中國企業為滿足外需已經積累起的強大生產能力卻始終不能很好地服務國內的潛在需求。這不僅是國內消費者的損失,同時也是企業的損失。

    因此,雙循環并非是手段,而是結果,問題的關鍵是如何解決上述兩個矛盾。

    事實上,中國企業部門正在主動出擊,化解生產效率和安全穩定之間的矛盾。之所以會有安全穩定的擔憂,核心是部分環節存在高度壟斷,而高度壟斷往往會帶來超額利潤。利潤是企業行為的源動力。經過數十年的積累,中國企業已經具備與國際頭部企業競爭的資本,在技術層面也有顯著提升,有能力也有意愿去參與更上游更前沿的產品競爭。

    近年來,在許多重要的上游行業,國產化替代的趨勢非常明顯,比如近年來石化行業的一體化裝置在國內陸續投產,有效減緩了日本和韓國對部分原材料的供給壟斷。華為的鴻蒙系統就是對安卓系統壟斷地位的回應。我們對全球汽車供應鏈網絡的分析表明,雖然中國依然缺少頂尖的跨國公司,但中國企業生產網絡的國產化程度在最近5年內有明顯提高??梢灶A想,未來相當長一段時間內,供應鏈本土化的進程還會繼續,生產環節的國產化替代會越來越多。

    相比于生產內部的矛盾,打通內循環的關鍵在于讓國內強大的生產能力真正服務于國內龐大的消費潛力。這就要改變此前一直維系的外向型產業生態系統。外向型經濟模式下的產業生態系統有三個典型特征:訂單導向的市場開拓模式、以效率為核心的快速響應機制以及無品牌的高質量產品。這種產業生態系統更強調生產能力,所有配套的基礎設施,包括公路鐵路等交通物流基礎,也包括融資體系和招工模式等軟環境,都是圍繞如何提高企業生產能力建設的。

    這種環境下,企業間的競爭異常殘酷,勝出的企業和企業家往往具備非常優秀的生產組織能力??梢坏┩庑璀h境出現趨勢性惡化,這類企業往往會面臨無力可使的窘境,生產經營會面臨巨大困難。而這種困難是這類企業從沒遇到的,是企業能力維度中普遍缺失的環節,僅憑企業自身努力很難克服。同時,這又是眾多國內企業共同面臨的困難,一旦能夠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就可以帶來巨大的正外部性。

    問題當前,政府早已躬身入局。浙江、江蘇、福建、廣東、山東等沿海省份的地方政府已經開始著手幫助出口企業開拓國內市場。部分地方政府甚至扮演渠道商的角色,試圖建立起銷售平臺來解決當地支柱企業的市場開拓問題。比較典型的例子是福建省莆田市,為了解決當地制鞋企業對外需依賴過高、產業鏈利潤偏低、品牌創新不足等問題,政府專門牽頭成立為當地企業服務的供應鏈平臺和技術研究平臺。

    市場當然不甘人后。中國國內龐大的消費市場足以讓每一個解決真問題的人都賺的盆滿缽滿。有些機構致力于讓中國消費者找到并認識那些為國際品牌生產的中國企業,幫助消費者省去購買同樣商品時附加的高額品牌溢價,例如網易嚴選、必要等平臺。還有部分互聯網平臺企業,如拼多多,則是直接聯合地方政府和企業,充分發揮自身的平臺優勢,幫助企業開拓國內市場,讓企業更快更直接的接觸到中國的消費者,了解他們的需求,讓這些企業為中國消費者生產他們真正想要的東西。

    究竟哪種模式更為有效尚不得知,但在打通內循環的大方向上,政府和市場的力量都不可或缺。政府實際上并不需要真正為企業去做市場,而是把精力放在細節性改革,重點是改變過去為出口服務的種種監管和措施。例如,出口企業在銀行獲得的是美元授信,當出口企業轉向國內時往往很難獲得同樣額度的人民幣授信,原因就在于美元授信的抵押是信用證,而信用證背后的信用是國際企業或國際銀行的信用。當中國企業將目光轉向國內時,所有類似的細節都是擋在中國企業眼前的薄紗,讓中國企業看待國內市場時總感覺朦朦朧朧,捉摸不清。市場機構能做的當然更多,但如何真正從企業正常中分享到紅利,還需要在激勵機制和風險共擔機制上做更多的嘗試。


    (作者:何帆 上海交通大學教授;張春宇 中國社會科學院博士)

    快3玩法